回首繁华如梦渺
残生一线付惊涛

《论一个痴汉的力量一》

哈哈哈哈哈

榕亭:

酒吞最近有点烦。
   他捡回来的那个小豆丁越来越奇怪了。
   小豆丁是他前几年在罗生门附近捡回来的,一头白色的乱毛炸的跟狮子一样,脸上也脏兮兮的,还带着青青紫紫的印子,两个红色的角被掰断一个,但是却一脸不屑的看着欺负他的那些妖怪。酒吞觉得这个场景有点意思,就伸了个援手把欺负小豆丁的妖怪赶走了。一回头就看见小豆丁一脸崇拜的跑到他面前“哇你好厉害,可以和吾做朋友吗_(:з」∠)_”酒吞好笑的摸着他的一头炸毛“本大爷可不需要朋友。”小豆丁似乎没听到一般“吾友,吾要跟随你!”酒吞看着脏兮兮还带着血的包子脸一脸严肃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不行你太弱了。”小豆丁脸上有一瞬间的委屈,下一秒却瞪着一双金色的大眼睛看着他“吾会变强的!吾会努力追上挚友的步伐!”
        于是大江山的所有鬼怪都知道那天鬼王带回来一个小豆丁。就在所有妖怪都在好奇传言中红发鬼王的私生子和他一点都不像的时候,小豆丁那声吾友解开了所有人的疑惑。哦,鬼王的朋友啊…等等…那个傲慢的不可一世的鬼王居然会和一个小豆丁做朋友?!!!
         整个大江山都轰动了,妖力低下的小妖们自然不敢冲到鬼王宫殿去一探究竟,但这拦不住那些不惧鬼王威压的大妖。青行灯刚听到消息就赶到了鬼王殿,里面一大一小正在僵持。
          酒吞:“去把你自己洗干净”
          小豆丁:“不洗。”
          酒吞:“你身上这么脏还不洗!”
          小豆丁:“水里有妖怪咬”
          酒吞:“听话,这里的水里没有妖怪咬”说完还摸了摸小豆丁的头发。
          小豆丁脸一偏,却没躲过酒吞的大手,只好伸出两只小短手把酒吞的手从头上扒下来顺便放进嘴里一咬…
           酒吞……“小混蛋松嘴!”小豆丁“不…唔…唔…唔…”一边嘴里含混不清一边拿金色的大眼睛瞪酒吞。酒吞也不敢用力抽手,不知道为什么,他怕伤到小豆丁,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青行灯表示她旁观的十分开心并且对酒吞这幅十分罕见的样子表达了自己的惊奇“哎呀呀,似乎很难看到酒吞大人这幅模样啊。”青行灯坐在灯上跷着脚,小豆丁第一次见坐在灯上的女人,注意力被发着幽蓝色的灯所吸引,咬着酒吞手的嘴也不自觉的松开了。“哼,少说风凉话。”酒吞看着自己手上的牙印还有口水抽了抽嘴角。“吾友,这个女人的灯好好看,可以晚上放在房间吗!”酒吞突然计上心来,看了眼青行灯,对小豆丁一笑“你要是现在乖乖去洗澡我就把这个灯放在房间里。”小豆丁一听来了精神“吾友会和吾一个房间吗?”酒吞想了想“你要乖乖的听话去洗澡我和你睡一个房间。”青行灯表示你们就这么随意的决定了我灯的去向吗,有问过我这个主人吗!还有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我会不会被灭口…
         小豆丁依旧有些犹豫,他怕水,上次去河边清洗伤口就差点被一条红色的丑丑的鱼拖下水吃了,他水性也不太好,那次差点就死在了那条清澈的河里。“水里真的真的没有吃妖的妖怪吗?”酒吞觉得自己简直耐心的不可思议“真的,乖,我保证,快去洗完了我带你去睡觉。”小豆丁抓了抓自己脏兮兮的乱毛,转身一步三回头的朝浴房走去,满脸的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酒吞没忍住笑了笑,看着他走进去才松了口气看向一边当灯泡的青行灯,却看见青行灯一脸的复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青行灯笑道“能看到酒吞大人这么温柔又耐心的样子真是不枉此妖生啊。”酒吞撇了撇嘴…“少废话,把你的灯留下来,你可以走了。”青行灯只想说她能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酒吞“别当没听见,里面那个晚上要是闹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
     青行灯………
     当她站在鬼王殿门外才发现自己太久没走过路了貌似腿有点不听使唤?今夜的夜空星光璀璨…青行灯站在门外四十五度望天有点忧伤。
      酒吞快速的找了络新妇拿了两套新衣服,刚走近浴房就听到小豆丁在里面叫,门突然打开,怀里多了一团小肉球,软软的摸着挺舒服?然而这时耳边传来一声低泣“吾友,你骗吾,水里明明就有妖怪要吃吾!”酒吞才是觉得自己吃妖的心都有了,那个作死的又出来搞事啊!酒吞抱着光溜溜的小豆丁一脚踏进浴房就和正从浴池往外爬的荒川对上了眼。
         酒吞……………
         荒川……………
         酒吞拍了拍怀里小豆丁的背,哄道“别怕,这家伙不吃妖,他只是走错了地方而已。”
         走错了地方的荒川:……???我没走错啊???我是要来鬼王殿啊???
         小豆丁依旧埋在酒吞肩膀上,闷闷的声音传来“你骗吾,他刚刚还说要吃了吾,吾的身体只奉献给吾友,才不给这个中了毒的丑妖怪。”
          荒川:中了毒的丑妖怪是在说我吗???
          酒吞一个眼刀过去,荒川表示自己很无辜,他只是想来看看这个被酒吞亲自带回来的孩子,刚刚只是开个玩笑啊…谁知道小豆丁这么不禁吓…酒吞表示你给我等着。
           酒吞只好在小豆丁耳边轻声哄道“我这就把他赶走好不好?他走了你继续洗干净好不好?”说着拿出鬼葫芦对准正在朝门外挪的荒川打去。荒川:咦我飞起来了?!酒吞收好鬼葫芦,拍着小豆丁的背道“好了,我把他打跑了,你乖乖洗澡吧。”小豆丁抬起头看着酒吞,一双金色的大眼睛亮闪闪的“吾友可以和我一起洗吗,我好怕。”软软的包子音加上微红的眼眶,酒吞表示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殿外,正在路上慢慢寻找走路感觉的青行灯突然看见旁边有一团蓝色不明物体飞过,顺手一接“荒川之主?你什么时候会飞了???”荒川咳了一声,尴尬道“咳…我是被酒吞打出来的…对了,你的灯呢?”青行灯干笑了两声,指了指鬼王殿“在那里面给那孩子点着呢。”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干笑着,青行灯想着找话题“你为什么被酒吞打出来了?”荒川看着夜空,忧伤道“大概是我出场的方式不对吧。”青行灯………
          荒川收回目光,突然正经的看着青行灯“你有没有觉得酒吞对那孩子不一般?”青行灯…你当我瞎吗还用你说?八卦就八卦摆那么严肃的脸看起来很好笑啊…“那个孩子以后不一般啊。”青行灯感叹道“能被鬼王这么维护的,到目前为止也就这么一个了。”荒川摇了摇扇子“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两妖同时抬头,被誉为鬼王的星星边一颗小星星闪着耀眼的光。青行灯收回目光“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144)
  1. 王均不知名榕亭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

© 王均不知名 | Powered by LOFTER